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医学动态>

杨俊林主任论文选篇——浅谈大柴胡汤加减对胃病的临床运用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5-27 浏览次数:67次

浅谈大柴胡汤加减对胃病的临床运用


图片

    

图片

大柴胡汤治疗少阳与阳明合病。证见寒热往来,胸胁苦满,呕不止,郁郁微烦,心下满痛或痞硬,大便不解或胁热下利,苔黄腻,脉弦有力为辨证要点。
在2020年期间,用大柴胡汤加减对120例胃病患者进行治疗,其中治愈106例,好转10例,无效4例,并同时对有肝胃郁热,湿热中阻的证候,分别用丹栀逍遥散,连朴饮进行对应性的治疗,其治疗效果均略低于大柴胡汤的加减。
胃病,其病因病机主要有寒邪犯胃,饮食伤胃,情志所伤,脾胃虚弱等四个方面。而临床症状有胃痛,反酸,胀气,口干苦,呕恶,烧心,食欲不振,大便不通畅,自汗,倦怠乏力,卧不得安等。
胃为阳土,喜润恶燥,主受纳腐熟水谷,其气以降为顺,以通为用,所以感受外邪,内伤饮食,情志失调,劳倦过度,皆可伤及胃腑,以及胃气失和,阴阳气血失调,胃为其病。脾与胃相表里,同居中焦,共奏受纳运化之功,所以胃病多涉及到脾,脾病亦可及胃。脾胃的受纳运化,中焦气机的升降,有赖于肝之疏泄,若气郁伤肝,肝气横逆,乘脾犯胃,致气机阻滞,胃失和降而为病。胆附于肝,胆之通降,有助于脾的运化,胃失和降,若胆腑通降失常,胆气不降逆行入胃,胃气失和,气机不利,则胃病症情皆见。
综上所述,胃病的关键脏腑在胃,与脾,肝,胆关系最为密切,其中气滞,食积,寒凝,郁热,湿热,血瘀可致的多为实证。胃阴不足,脾胃虚寒所致的多为虚证。在病理变化上,胃病虽有寒,热,虚,
实,在气,在血的不同,但寒热虚实之间又常转化,气滞日久可化火伤阴,或致血瘀,郁火伤络,或瘀血阻络,络损血溢,又可导致出血,而致呕血,黑便等症。本病早期多为邪扰胃腑,病多在气分,后期多为胃失所养,以本虚为主,常夹痰郁,寒湿,湿热,瘀血等标邪,形成虚中夹实,寒热错杂证。慢性胃病急性发作时,多为本虚标实,且以标实为主。
大柴胡汤方组:柴胡15g,黄芩9g,大黄6g,枳实(炙)9g,芍药9g,半夏9g,生姜9g,大枣5枚。功在和解少阳,内泻热结,主治少阳与阳明经合病,但胃病与六经相系,脏腑相依,传变互影,转换相存,重在取其本方,对胃病证候群的治疗具有倾向性。如:小剂量的柴胡能疏肝解郁,黄芩能泻肝胆之火,大黄酒制宜于瘀血证及不宜峻下者,枳实能破气消积,化痰除痞,白芍可养血柔肝,缓急止痛,半夏功在燥湿化痰,降逆止呕,消痞散结,生姜能温中止呕,大枣补益中气,养血安神,缓和药性。如程钟龄所说“一法之中,八法备焉,八法之中,百法备焉。”
刘女士,51岁,外籍华人,病史七年,因家事不愉起病,证见胃脘胀痛连胁,胸闷呕逆,胀气,多叹息失气则舒,大便不畅,苔薄白,脉弦。证属肝气犯胃,因情志不遂所致。治宜疏肝和胃,理气止痛。以此方加减:柴胡7g,黄芩9g,酒大黄7g,枳实(炙)9g,芍药9g,法半夏9g,生姜9g,大枣5枚,加川楝子9g。十剂一日一剂煎服。
二诊,上证均以改善,唯有食纳欠佳,苔薄白,脉微弦。在一诊方基础上,去酒大黄,加砂仁6g,炒二芽各10g,十五剂,以善其后。
张某,男,62岁,湖北籍人,病史15年。证见胃脘隐痛,喜温按,进食痛缓,劳累或感受寒凉后症状加重,四肢不温,神疲纳呆,大便溏薄,舌淡苔白,脉迟缓。
证属脾胃虚寒,中阳不振所致。治宜温中健脾和胃止痛。以此方加减,柴胡7g,枳实(炙)9g,黄芩7g,芍药9g,法半夏9g,大枣9g,生姜易高良姜9g,去大黄,加炒白术12g,黄芪12g,玄胡7g。十五剂一日一剂煎服。
二诊,胃脘隐痛缓解,四肢不温稍有改善,食欲增进,苔淡白,脉迟缓,原方十剂,一日一剂续服。
三诊,患者精神可,饮食佳,二便正常,上述症状缓解,以上方去黄芩,加砂仁6g,神曲10g,二十剂以善其后,随访未发。
用大柴胡汤治胃病,尽管与其方的治则不妥,但只要选的方药与病证相容,既本着择其法,又用其方,药味加减适宜,剂量有度,其疗效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胃病是一种多发性的慢性疾病,涉及的因素过多,加之社会发展快速,人们各方面的压力增大,其生活中的饮食结构,和精神情志等方面的变化,在疾病的发生,发展阶段,与治疗相比,矛盾显得更为突出,这就要求患者,在对待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中,更要进一步发挥积极的进取创新精神。


 

广杏堂国医馆微信公众号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版权所有:广杏堂国医馆
医馆地址:武汉市东风大道48号
咨询热线:400-6655-190
郑重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。如有需要,请咨询医生。
鄂ICP备19022899号-1营业执照 食品经营许可证